歡迎光臨蘇州市玉石雕刻行業協會!

不滅的魂——蘇作玉雕藝術傳承

作者: 來源: 日期:2015/8/20 17:27:28 人氣:234
??蘇州吳縣草鞋山出土的良渚玉器距今已有數千年之久,它開啟了吳地玉雕藝術的一縷曙光。于1986年從吳縣通安出土的吳國王室玉器窖藏,展示出2000多年前吳地玉文化的歷史積淀的物象。南宋時期,師承有序的“吳人巧治”逐漸浮出水面,古老的傳統玉雕藝術隨著社會發展進入到一個重要轉型期(見圖一)。宋時市民文化的興起、士人的雅趣,以及文人趣味的投向,使得吳地手工藝呈現出雅俗合流的一種時代風尚。這些審美與情趣深入影響到各個藝術門類,包括各類民間藝術,凝結成一種特定的藝術形式與藝術技法,以致藝術風格,“蘇作”玉雕的特色由此根植,成為綿延發展源頭。有根之木必茂,有源之水必活,于是,源遠流長的“蘇作”一直傳承至今。
??“意”—“蘇作”玉雕之源
中國傳統審美的核心是以“意”為出發點,如意象說、寓意說、意念說等,這是東方藝術獨特的審美理念,完全不同于西方的審美標準。
“重藝立意”、“精心構造”歷來是玉雕藝術設計構思的一個顯著特征,而自古至今,“蘇作”玉雕的表現形式一貫傾向于藝術氛圍的營造和匠心的獨運。自明以來,蘇州玉雕形成了獨具一格的地方特色,尤其是一代宗匠陸子岡開創的精工巧雕引領了藝術發展的潮流,以其命名的“子岡牌”(見圖二)藝術形式受到后人推崇。他將文學、藝術、美學、雕琢、裝飾融合到玉雕中,創造了前無古人的玉雕藝術表現新形式,成為創新發展的典范。他善于汲取前人經驗,兼師眾長,為我所用,既能“變其法”又能“化其合”。他雕刻的畫面透露著濃郁的“文人士氣”, 而“文人氣”凸顯的是“意”,飽含“詩情畫意”,“文人氣”是“子岡牌”的藝術之魂。
??陸子岡之所以取得如此藝術成就,這與他所處的社會環境及他的個人藝術修養密切相關。陸子岡是太倉人,與同時代的仇英同鄉。他游交于文人圈,新潮美學思想對其個人內因起到很大的催化作用,如仇英“資諸眾長而渾合之種種臻妙”的美學觀;文征明的“自娛”和“以適情興”的文人情趣,以及周天球強調傳神,講究技巧和形式美的美學思想,徐文長和祝允明得審美觀點等都可以在陸子岡的每一件作品之中找到印跡,反映出“與造物者游,得于心”的美學境界。陸子岡與這些同時代的文人儒士亦師亦友,潛移默化,終達至臻之美。這是時代和文人氛圍所賜予他的新啟示,
??真正意義上的創新并不等同于改良,而是一種劃時代的創造、包含新美學思想在內的對傳統的突破。有人說:博采和精鑒是治學的普遍要求,以此觀點來衡量陸子岡的美學觀也完全適用,而深味與妙悟則是對玉雕藝術的又一要求。從品味到風格,從其心境中的新潮美學觀呼喚而出。所謂崇尚格調,皆求之形外而象生意端。
明初王紱的“師外造化,內得心源”;吳競的“牢籠物態,匠心獨妙”;李開先的“妙理中求神化”;王世貞則認為“神與境會”、“境與天合”。這些美學觀念反映了明代藝術家注重變化、力求創新、展示自我,把形式、技巧作為藝術表現手段,充分體現作品內在的“氣”與“味”。這一鮮明特色開創了“吳門畫派”的藝術風格,也為其他藝術門類尋找到了藝術創新發展的方向。至此,我們不難理解,“吳中一絕”的產生絕不是偶然的,它有氣候、土壤和環境等諸多因素影響,正謂,合天、地、人而后成。
??明代,蘇州已成為全國琢玉中心。《天工開物》有“良玉雖集京師,工巧則推吳郡。”那時蘇州已集結了一批治玉高手,如劉埝、王小溪、李文甫、賀四等,他們所形成的琢玉風格被后人稱之為“蘇作”, 成為“蘇作”玉雕藝術的開山鼻祖和先驅,也為后人們樹立了可以參照與效仿的楷模。
??“蘇作”作為一種風格特色,既具地區性、又具時代性;既有地方風格又有個人風格,而個人風格又受到前兩者的影響(見圖三至圖六)。“蘇作”技藝流傳到了清代,由于出了一個愛玩玉的皇帝,“國玉”得到了空前發展,技藝水平推向了歷史高峰,新的玉雕藝術形式也繁花似錦。這一時期的精美玉器被贊譽為“乾隆工”(見圖七、圖八)。實際上,“乾隆工”中絕大部分的精美玉器均出自蘇州琢玉名匠之手。當時宮廷中設有玉作坊“如意館”,很多蘇州工匠被召進宮,蘇州琢玉高手姚宗仁就是其中之一。史料記載:“宗仁雖玉工。常以藝事咨之,輒有近理之談。”這是說乾隆經常和姚宗仁談論玉雕藝術的事。同時代還有都克通、韓士良、朱時云等,也經蘇州衙門推薦入宮。乾隆御詩“相質制器施琢剖,專諸巷益出妙手”,從中可品味出“乾隆工”與“蘇作玉”的密切關系。
??蘇州的專諸巷在清代為玉工所聚,巷內周王廟設有“玉祖師殿”(故又稱為“玉器廟”),每年都定期舉行三天的玉器廟會,場面十分隆重,玉器行內視為琢玉人的節日,廟會亦相似于今日之精品展。此種形式在琢玉史上也僅為蘇州琢玉人所特有,其意義在于技藝展示與交流,以及弘揚玉文化。
??專諸巷是“蘇作”玉器的發祥地,也是承前啟后的大本營。1956年,蘇州玉石雕合作社成立于專諸巷石塔頭6號的一座廟內(廟后的寶珠庵曾是古老的“玉祖師殿”所在地)。專諸巷作為玉器巷的歷史,直到1962年蘇州玉雕廠搬遷時才被畫上句號。我是1960年進“山門”的,應是到專諸巷學藝的最后一批,盡管如今的專諸巷已沒有了往昔的輝煌。但在蘇州琢玉史上的功績永不磨滅。
??創意?“蘇作”玉雕之魂
??新中國成立后,具有悠久歷史的蘇州玉雕歷經時代浮沉,也承受了時勢變遷,但每次都能從低谷中頑強的重新崛起。
??上世紀五六十年代的“蘇醒期”,老一輩的玉雕藝人陳燮之、周金坤(曾主持周王廟事務)分別攜子陳祖瑜、周樹德投身于艱苦創業之中;優秀藝人吳林興、吳殿金等亦擔當了培養新一代藝人的重任。1958年進廠的藝徒諸文珠(女)、魯小馬都相繼成為蘇州玉雕廠的技術棟梁。回顧這段歷史,藝術家曹宜民、梁君楣(女,畢業于“魯藝”)給我留下了深刻印象。曹宜民創作設計的晉唐仕女系列(見圖九、圖十)由諸文珠制作完成,成為新中國最早的創新玉雕。魯小馬制作的岫玉“牛頭爐”、碧玉“百環尊”,亦為創新的經典之作。“文革”期間,梁君楣下放玉雕廠,在逆境中創立了資料室,并將雕塑藝術傳授于玉雕人。那時還外聘了一些藝術老師作為教員,給青年徒工授課傳藝。
??上世紀六十年代,蘇州玉雕廠的技藝大練兵活動在開展得紅紅火火,“東學上海,西趕揚州”,蘇州玉雕人認識到既要學習他人,更要走自己的路,因為“蘇作”玉雕的魂猶存。
??自八十年代開始,蘇州玉雕藝術在繼承傳統的基礎上開始有了真正意義上的新探索,從工藝品屬性向提高藝術品位轉變。玉雕藝術的形式美也朝著多元化方向發展,新時代的審美理念在新一代玉雕人中不斷滋生。吳林興的歸門弟子呂曼(女),1973年進廠,經十年磨練而成為后起之秀,珊瑚雕“釋迦降生”和岫玉雕“紅樓夢組雕”(一組九件,見圖十一、圖十二),施展出了個人的精湛才藝。當時還涌現出一批富有才華的年輕藝人,其中有楊曦、蔣喜等。當時仿古產品(見圖十三,仿古玉雕拓片)的研制和開發融入到蘇州玉雕中。仿古形式的玉雕雖始于宋,但高仿、精仿還是在當代,并由此派生出另一種新的風格特色。
??風格即人,人才輩出是“蘇作”玉雕藝術創新的新生力量。“蘇作”玉雕如今已形成了鮮明的藝術風格,玉雕形式美煥然一新,以“自然之趣”和“自然之勢”展現玉雕藝術的新時代風貌。
??賞析“蘇作”玉雕藝術,首先就得說到為“蘇作”玉雕藝術作出貢獻的那些人。有人評價說:“楊曦在當今可作為蘇州玉雕人中的創新標桿。”的確,致力于時代創新的楊曦從八十年代從事玉雕開始,就“勵志創新”,一貫以嚴謹治學態度結合個性化的創新意識,這是他三十年來的治玉歷程,磨練成具有鮮明特色的個人琢玉風格,成就卓越。勤學求得真知,切磋方成良玉,玉雕美更來源于心靈之美。??
不滅的魂——蘇作玉雕藝術傳承
不滅的魂——蘇作玉雕藝術傳承
不滅的魂——蘇作玉雕藝術傳承

不滅的魂——蘇作玉雕藝術傳承

不滅的魂——蘇作玉雕藝術傳承

不滅的魂——蘇作玉雕藝術傳承

不滅的魂——蘇作玉雕藝術傳承
聯系 蘇州市玉石雕刻行業協會
服務電話:0512-67511005
傳真:0512-67541506
技術支持:仕德偉科技
互联网彩票交流群 郁南县| 九江县| 波密县| 沂南县| 孙吴县| 朔州市| 大化| 南安市| 抚州市| 利川市| 林西县| 昭觉县| 和政县| 神木县| 县级市| 加查县| 昌宁县| 德保县| 会同县| 呈贡县| 廉江市| 潮安县| 铜陵市| 黄石市| 武隆县| 临江市| 东光县| 汉阴县| 绥德县| 丰城市| 如东县| 温州市| 泸州市| 阿坝县| 文成县| 定南县| 东明县| 平和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