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蘇州市玉石雕刻行業協會!

適我無非新—— 讀《流風回雪》有感

作者: 來源: 日期:2015/8/22 14:55:59 人氣:7308
作者:黃鶴鐘

一、    詩話能表心志
??“適我無非新”,這是王羲之的一句詩。通讀《流風回雪》,一股清新之氣撲面而來,由此想到“適我無非新”之句。書中所述,均“談吐無粗線條,咀嚼盡細表情”,散發出悟道于自然的抒情懷感,以及作者的人文意識與審美意識互為表里,相輔相成,充分反映了作者獨特的審美感、表現手法和藝術形式,極有“動于心寬”而生感慨,寬乃“博大”,氣勢就在其中。
 ??“治氣可以清心”、“因人營造情懷”是引用書中語句,我添加了“治氣”和“因人”。讀一本好書,并能啟示和心得。《流風回雪》的作者瞿利軍將深奧的藝術娓娓道來,多是素常生活的感悟之情,貌似平凡無奇,卻包含深入淺出的情感流露。給人以“精騖八極,心游萬仞”那般的展開靈動的想象空間。
?? 閱讀文章,隨處可見作者借用詩句來表明自己的心跡,這不是簡單的妝點或修飾,而是對詩境的理解,熟讀詩書可豐富自己的藝術修養,陸游的“功夫在詩外”,點到的也許是生發創作靈感的必由途徑,這也是詩的魅力所在
??《尚書·舜典》“詩言志,歌詠言”滲透在作者的自述中,不妨將“藝為心之志”一語來概括作者對“感于物而動”的體驗。
??“天下第一好事,還是讀書”,這是季羨林為沈從文的《神巫之愛》寫的序。讀一本好書,更是大好事,猶如品飲醇香的美酒,好書能使人“酒不醉人人自醉” 。《流風回雪》確實寫得很美,如同花香撲鼻。“感覺的串聯”是這本書的動人之處。讀來無不“游心”于審美之中。
??人的感情活動創造了藝術,然人工創造的美并不全是藝術的美,其中大體可分為兩類:“物質文明型”與“精神文明型”的審美取向或審美價值觀的不同。藝術語言有其獨特的表現方式和手段,與其獨特的物質媒介進行藝術創作。如何確立自己獨有的美學特征和藝術特征?書中給出的答案令我耳目一新,如“淬煉洪荒”篇章,說的是對仿古玉的思考;“天然去雕飾”篇章則談論化繁為簡的技法運用;“詩意地棲居”篇章敘述了情懷的營造;再如“小構筑,大世界”、“天地都在方寸間”等篇章都直言了創作構思的靈機閃現,以及“以心御器”營造中的以我之見,這些在以往的玉雕論著中極為少見,作者對藝術的思考頗為系統并有鮮明的見解,表述出的心境語言充分反映了作者在藝術造詣上的深度和創作空間上的寬度。
 
??二、縱情造器
??在瞿利軍看來,情感發揮是創作的源泉,最能體現作品的內涵美,抒發對自然和生命美質的贊嘆。創作也是一種新感悟下的靈機閃現,予以技巧表現。正如他的《流風回雪》,開篇中首先語“對于所有藝術創作而言,沒有技藝之前,技藝就是一切,擁有技藝之后,情懷就是一切”,由此有感,晉人王戎云:“情之所鐘,正在我輩份。”
??情懷可以理解為一種文化心理,懷著對美的追求,發乎于情,歷來是詩人泄露潛意識的審美理想,其動機在于表現自我與隱藏自我之間。這就是詩境的藝術美感。
??傳統玉雕設計理念的浸潤下,探索新的審美形式,是新一代玉雕人內心的驅動力,瞿利軍自有獨到見解,在“靈機”篇章中如是說:“靈魂是自由的,形式才會百千變化,無有束縛,靈氣的神采便滋滋冒出來,根本無需刻意、強求。”富有詩意的詠唱,揭示其對創作設計的深切領悟,如停留在傳統意識下的“因材施藝”,是一種僵化或以偏概全的舊思維。談起發展和創新。他所表達出的“以心御器”的觀念,是對當代玉雕藝術審美感觸和解韻。“以心御器”強調了形美之上的“意美語境”。想到“人心的定律”與“自然物象最后最深的結構”之說的真意,藝術有多層結構,其核心是心境。
??“以心御器”使我聯想到“神與物游,物我兩忘”,賞鑒瞿利軍的作品具有自我情調的和諧渾融的抒情氣息,可借用沈從文稱自己的創作是“用人心、人事作曲”來形容瞿利軍的作品甚為貼切,用“心”創作已成為瞿利軍玉雕設計上的藝術追求。注重氣勢而不失靈巧,力求形象的完整性,并使遠觀和近賞的視覺效果完美結合,顯示出個人藝術的氣質與氣度,是其風格的基本要素。
??書中談及,作品“蛙”、“筆洗”給人圓潤、柔和之美感,它的“美”屬于“優美”,沒有一點矯揉造作,沒有偏于技巧的夸張,有的只是自然情趣和藝術雅致。用他的話說:“千言萬語、萬語千言,似乎,所有藝術的至高境界,到了最后,就歸結為兩個字——自然。無怪乎老子在《道德經》說:‘人法地、地法天,天發道、道法自然。’真正智慧”
??從小喜歡美術、攻過中國畫、搞過微刻、自學雕塑的他,對藝術的理解頗為系統,尤其能從傳統詩詞的審美感悟中汲取滋養,在這些寬容的藝術時空中拉近了“審美創造”自然需要的“心理距離”,這種“心理距離”造就了移情作用,即我的情趣和物的情趣,時會相通相融,這一點在書中描述得意味深長而悠遠,自有妙理,故讀后興趣叢生。
 
??三、風格與人格
??藝術活動是一種經驗的形式和認識的形式,是借助于個人想象活動而實現的,是由生活情感轉化為審美情感,馬克思曾說過:“風格就是人”、“形式是我的精神的個性。”《文心雕龍》:“各師其心,其異如面。”這應是藝術創作意境。
??當今,確有一些出于眼前功利目的之人,為圖省事省心,而一味模仿他人的作品形式,只要受人青睞,不用多久,就會“遍地開花”已成俗風,誰都能,都敢模仿,甚直截模仿。我認為:不可取、不可為。凡事應有度有序,有所為有所不為,一味的模仿他人,應自感其卑下,僅是低能的恭維者,丟掉了人品,玷污了藝術創作、侵犯了知識產權。瞿利軍則認為:“成功的藝術創作,需要兩方面特質,一是艱難刻苦的積累,二是靈光一現的靈感。”有人說過:“一個靈感不會在一個人身上發生兩次。”同一個靈感更不會在兩個人身上發生。“徘徊在雅與俗的邊緣”一節中泛泛而談了個人鮮明的視點。
??藝術亦離不開學識和素養,既要多讀書,又需觀察生活,它有一個積累的過程,沒有捷徑可走,只有博學精研,蓄之胸中,方可自然縱橫,盡情發揮。杜甫詩云:“讀書破萬卷,下筆如有神。”此道理是相通的。當然還有待“化書卷見聞作吾性靈”,這就是把思想情感煉鑄成生動感人的藝術形象。讀過《流風回雪》,便有了“天地入胸臆,吁嗟生風雷,文章得其微,物象由我裁”。如入勝境之感。風格可有不同的選擇,但品位是經意的結果,是藝術家人品的展示。
??作為一個搞藝術的人,瞿利軍以實踐作出了表率,就個體條件下,尤為重視藝術家的人品人格。書中自然流露出作者的心聲,“無本不立、無文不行”是《禮記·禮器》中所說。可謂人格人品便是藝術創作的“本”。古人常言:“言,心聲也;書,心畫也。聲畫形,君子小人見矣。”(《法言·問神》)他也認為:“生活枯竭,靈感不來,雖然有得,但好的不多。”為此瞿利軍得出的結論是:靈感是“無功利性”、“無情感性”和“需刺激性”的精辟見地,便是他的藝術心語,創作主體的天生心靈、氣質、才能的表現。想創作出優秀作品,首先要雕琢好自我人格。不失為格調。
 
??四、藝術的真諦
??中國傳統藝術就是線的藝術,特別是書法。有人曾說:“書法藝術取之于古代玉雕藝術。”八十年代初,我進修于中央工藝美校,始對“線”有了新的認識,加強了線的形式美的研學,如以線造型、線的質感和變化。結構和裝飾也離不開線的運用,線條也是情感和生命力的體現。線如音樂,有韻律和節奏感;線如詩詞,賦予意境和情懷。
??“直線沖破溫柔”是瞿利軍在書中所言,并注釋了對線的游心思哉。“玉雕上的線條也是有表現和表達的功用和意義,又因為玉石本身獨特的文化,審美意義使得玉雕中的線條運用有著更為特殊的形式和韻味。”話中反映了作者對傳統玉雕的理解和對當代設計新理念,兩者相互貫通,“直線沖破溫柔”從字面上就能看到一種“氣”,氣就是線的藝術生命力。
??傳統藝術講究“流動的美”,線的形式美甚有學問,也很有趣。“線條本身就是一種抽象語言要素,是從客觀對象中剝離出的虛擬的視覺造型語言,在這種抽象語言的背后卻又隱藏著諸多的審美意義。”他說出了自己的審美體驗,而富有哲理的“空白的飽滿情緒”,話語中亦蘊藏了富有雋永韻味的畫理,同樣滲透到他的創作生態中另一“桃花源”。“桃花源”成為文人心目中的一種寄托。“而我作為一個玉雕藝人,把心中的桃花源呈現在白玉之上,也算是對吳門文人寄情于物的一種映趣吧。”看似平淡之言,卻充滿了詩意美。反映了個人文化格調和藝術風雅。人們常說:書為心畫。我帶著賞析的心態,讀完了《流風回雪》,說的是蘇州玉雕創作與審美,但給我留下的是藝術風格美和唯美人格的結合。由此感慨藝術的真諦必須具備一定的藝術修養和個人的獨特氣質。
??馮友蘭先生說:“中國的文化講的是‘人學’,看重的是人。宗白華先生說:“中國向來把‘玉’作為美的理想。玉的美,即‘絢爛之極歸于平淡’的美。可以說,一切藝術的美,以至于人格的美,都趨向玉的美;內部有光采,但是含蓄的光采,這種光采是極絢爛,又極平淡。”《流風回雪》是一本講雕玉的書,極平淡又極絢爛,故有“適我無非新”的本文標題。
下一個:資料正在整理中..
聯系 蘇州市玉石雕刻行業協會
服務電話:0512-67511005
傳真:0512-67541506
技術支持:仕德偉科技
互联网彩票交流群 甘泉县| 剑川县| 合作市| 布尔津县| 翼城县| 孝昌县| 益阳市| 金山区| 仁布县| 休宁县| 呼玛县| 龙井市| 肥乡县| 宜兴市| 隆昌县| 高要市| 普定县| 宣城市| 兴海县| 永登县| 彩票| 磐安县| 东安县| 南召县| 遂昌县| 进贤县| 昭平县| 丰原市| 同心县| 司法| 凤山市| 乌兰浩特市| 柳州市| 金湖县| 沅江市| 吉隆县| 磐安县| 大理市|